南瓜園

 找回密碼
 注冊
查看: 643|回復: 1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淚眼問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深度好文)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8-11-12 16:58:05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撫琴一曲,清酒一壺,付看前塵事。凡塵種種,淚雨中,有多少人?揮手,最終走到最后,老樹也被雕上了滿滿年輪。斟酒對酌、滿杯寂寞、酒醉的探戈,憶出的前塵遺夢。悲歡離合看多,月也灑出一許淡漠。春逝秋往,葉落,掉的那么灑脫。慵懶的蕭風雨過。不堪回首,千年的愛恨情仇。似水流年醉了歲月,憔悴了紅顏,流轉的支離破碎的塵世美、轉眼傾城淚三千。撩始了紅塵心弦。雪覆偏檐,難回昨日飛燕。三兩酒,只為買醉!離殤一曲,濁酒一杯,坐看月中天。。累了、厭了、倦了,再多,也不過滄海一栗,悲盞燭照骨枯了老樹,煙雨不俗,幾度風花雪月,凄雨涼路浮沉誰住?是是非非身旁又少了誰?紅線千里,終究抵不過宿命。再三的猶豫已為曾經。悄然的萬籟俱靜,訴說伊人的心,只嘆息了流水無情。前塵憶夢,夢里誰說等我?記不清、憶不醒。也許一千年以后,也淡漠不了那所謂的結果。前塵遺夢,斷斷續續都已被澄空。紅塵種種,杯濁酒杯憂,事紛百空,憶的仍是前塵舊夢,邀天地對酌,杯酒撒過,心已深鎖。今夕何許?紅顏如夢,一笛一蕭、此生足過。

夢露陽春一池寒,煙塵晚急風蕭蕭,情隨身伴,簾卷西風,又東風,夜無眠,怎抒此時愁容,飲恨獨舞醉無語;曉嵐凄清千里愁,落葉滿地傷楚楚,怨從心出,緣系前塵,再回眸,心已涼,何言今生良緣,強顏共歡意難了。今宵難得,夜半盼雨雨歸來,輕推軒窗,清涼了誰人心田,晚風如此著急,吹亂了夜里誰人的頭發,卷起了窗外一池的憂傷,也飄蕩了一簾的回憶,柔柔地貼在了冰涼的臉龐……聆聽深夜里傷感的音樂,欲哭無淚,總希望有一顆深情的音符墜落在手心,濕潤今夕第一次雷聲相伴的雨夜,誰人的無言預言了就算江河枯竭也等不到這樣的音符。心的躊躇,很難知道劃過筆尖的墨水將會渲染了滿身的蒼涼還是淹沒心底的淚水,卻裝飾不了歲月的無奈輪回。滿地的黃花寫滿了塵世的凄涼,滿眼的淚水裝滿了泛濫的心痛,滿臉的無奈載滿了前塵的憶夢,心碎的一瞬間,思緒里少了許多的傷感,卻多了無盡的傷痛。今夜的雨來的匆匆,去也匆匆,不管它何去何從,緣分不也是猶如花間飛蝶嗎?只有這片清幽會讓記憶從指間劃過,落在心里。音樂勾起心弦,彈出獨舞的清夜,想飲一杯思愁,思芳盡,已先醉。簾外依舊落葉飄飄,雨潺潺,這樣的夜散落了滿地憂傷,但還是那么的迷人。

曉寒輕思,一簾幽夢,輾轉百世芳盡,別來云里顏已瘦,凝晨憂,垂暮淚,此時無語勝有語;闌珊目斷,兩股愁泉,流逝千年如故,離悰花間鳥倦飛,挽思魂,拋憶念,昔日有情化無情。清夜無雨,唯有晚風,卷起半簾香霧,吹散華發,覺無限傷感,憶夢難醒,雖無半點靈感以言祭前塵,仍提筆揮灑,遲遲盼雨,雨未到,淚先落,只好化淚做雨,代以寄余感懷。只有自己知道,是否懷念誰人能知?寒冬北風簌簌,梅花綻放里蔓延著孤清的氣息,想摘一朵潔白,送給飄蕩這的空氣,明明知道那樣只是安慰自己,卻還幻想著她出現在空氣里,哪怕是一瞬間,也能將億萬光年的距離縮短在手心。塵墜落,雨未歸,夢境中花滅花飛,撕風吹,只覺鏡里容顏已蒼老,琉璃碎,不知是為誰,淚涔涔,斷逝水,卻采下了無限憂傷,雖然夢里不再出現熟悉的回憶,但是思念沉聚了歲月,只好對月共飲獨自醉,強顏歡笑,睥睨紅塵是安撫。暮歲心寒無霡霂,強把心事言。心顫顫,破離歌,望穿秋水只為夢中影,誰知等盡黃花落滿河,假如能在沒有離別的紅塵遇見你,我會讓自己的靈魂住進你的骨髓,不再讓愛擱淺,擔心的是沒有多余的生命去擁抱未來和只能在遠處張望著而不能接近曾經熟悉的容顏。

夢露陽春一池寒,煙塵晚急風蕭蕭,情隨身伴,簾卷西風,又東風,夜無眠,怎抒此時愁容,飲恨獨舞醉無語;曉嵐凄清千里愁,落葉滿地傷楚楚,怨從心出,緣系前塵,再回眸,心已涼,何言今生良緣,強顏共歡意難了。今宵難得,夜半盼雨雨歸來,輕推軒窗,清涼了誰人心田,晚風如此著急,吹亂了夜里誰人的頭發,卷起了窗外一池的憂傷,也飄蕩了一簾的回憶,柔柔地貼在了冰涼的臉龐……聆聽深夜里傷感的音樂,欲哭無淚,總希望有一顆深情的音符墜落在手心,濕潤今夕第一次雷聲相伴的雨夜,誰人的無言預言了就算江河枯竭也等不到這樣的音符。心的躊躇,很難知道劃過筆尖的墨水將會渲染了滿身的蒼涼還是淹沒心底的淚水,卻裝飾不了歲月的無奈輪回。聞著窗外的一抹暗香,觸動的心忍不住去聆聽雨花的墜落,那是記憶的飄落,顫抖的雙手無法拾取一葉葉飄零的回憶,只能敲著鍵盤上可愛的按鈕,讓它們帶走心里泛起的片片漣漪。想起前天那個春光燦爛的日子,盡收眼底的不是春暖花開,卻是滿目瘡痍,落葉一片片落在散亂的發間,原以為那樣會留下一點什么,誰料一陣春風吹散了當時憶念,感覺不到那是溫柔的春風,只覺是一陣清寒的秋風,站在那樣的風里,總覺得自己已經經不住它的誘惑,寧愿變成靈魂游蕩其中,隨時都有可能倒在烈日下安靜的春風里,也隨時會隨著它的消逝而消散。

亂紅飛過,淡留一季之殤;流年寞落,淺舞一世情緣。還記得家族的族帽―一紙荒涼,落筆成傷。提起筆,飛揚的文字在筆尖肆意流淌,不經意間,便流露出淡淡哀傷。窗外的星星散亂地分布在蒼穹下的每一片夜幕,仿佛在低語,述說著那些年少青狂。歲月荏苒,回望,依舊是有那一剎的恍惚。縱使千般淡漠,流年幾許,回首,又落幾何風華。佳人猶在,庭院深深,回眸,滿眼盡是一抹幽怨。經年幾許,流年暗嘆人漸老。歲月蹉跎,不知不覺已走過十七個年頭,那些美麗的邂逅,那些錯誤的偶遇,也許想忘記,也許想記起,其實都已不再重要。流年易逝,流年已逝……兩年的高中,也許我變了很多,也許沒有變。但那平平淡淡不正是我想要的嗎!也許真的是累了,想要一直這樣的簡單,停留在這里,讓心去流浪。也許沒有江南水鄉的溫婉淡雅,也許沒有北國烈風的粗獷豪邁,但這一樹、一花、一茅屋足矣。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晚鴉暮林,飛花零落,為何如此輕易便跌進塵埃里?不在眷戀江南的煙雨西湖的迷蒙嗎?散作一地虛華的碎片,盡管鬢未如霜,塵,卻早已滿心滿面。莊子說,“相呴以濕,相濡以沫,不若相忘于江湖”,只是,如何才能達觀地相忘?揉碎桃花紅滿地,匆匆一瞥,從此灰飛成煙滅。迢迢河漢,終渡不過那貪嗔愛癡。無語凝噎。風中盡成唏噓句。人間的紅蓮依舊盛放,零落成泥碾作塵。誰想到墜落塵緣,會糾葛成幾世的沙?清愁若苦,夢猶在,那一瞬,我拈碎了手中的花瓣。保留一縷若隱若現又無悔無怨的牽掛,就像笑拈蓮藕時那百折千回的絲,直到在紅塵中慢慢變老。凌晨帶露珠的小草中,簇擁一盞微明的燈。淪為了過客,淪為了行者,只為覓伊人。何謂伊人?錯過了季節,錯過了花開,錯了此時與那時。時間的匆忙,帶走了很多的美,甚至我們還來不及去感受有些美。流浪的蝶兒,帶著夢,飄泊在這山與那山,城市與城市之間。歌聲從遙遠的方傳來,心境都是音符,蒼穹在伴奏。流水落花心情不老。涼氣氤氳,微雨淡煙在陰壑的空氣里化作輕愁,聞聽窗外淡雅的清風,感受歲月濃重的呼吸,我看見時間呼嘯而去,只留一路風塵湮滅美麗的過去。
沙發
發表于 2018-11-12 17:45:02 | 只看該作者
{:5_113:}
回復 支持 反對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請大家牢記南瓜園網址 www.nangua2008.com

QQ|小黑屋|手機版|Archiver|南瓜園

GMT+8, 2020-2-23 11:38 , Processed in 0.135306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河南幸运彩基本走姿图